八戒

香港 英国保诚 理财顾问

幸 福

蔡澜:

到西贡蚝涌的一家片厂,去拍一个新的广告,抵达时还早,导演说还在打灯,就偷闲到附近蹓跶。 
这是一个我很熟悉的地区,从前住清水湾的邵氏宿舍,差不多隔一两天就来一次。原先有间染布房,排出的水把溪涧污染,当今搬走,河水清了,也开始有鱼。
路中间停车场的临时菜市,本来可以买到很新鲜的蔬菜,当今已消失。
最常光顾的是路口那家餐厅,带长辈顾文宗先生来饮茶,坐在树下吃虾饺烧卖,也已关闭。
那么到什么地方吃早餐?同事说不如去西贡,就把我车去。卖海鲜的那条街上,有许多小鱼档,现在已被一两间大的包围着。
左近的「全记」也做起点心生意来,从早上七点钟就有得吃,我们坐在搭着帐篷的店外,叹起茶来。
一边,海鲜水箱中的鱼虾,应有尽有,但西贡海域的水产,已被抓得几乎绝种,全是由海外运到:龙虾来自澳洲,已无颜色缤纷的本地龙虾卖了;鱼多数是菲律宾的。螳螂虾很大只,马来西亚产。
真正当地海鲜,也只剩下墨鱼了,片成薄片,可当刺身,从前和倪匡兄吃,邻桌的人当我们是怪物,现在大家都来此味了。
最特别的是鲎,外国人称之马蹄蟹,潮州人常用牠来做成鲎粿。在这里吃,是斩件煲汤,它没什么肉,吃其鲜味而已。
另有数百斤重的大龙趸,问相熟的老板吴全福说有人劏吗?回答道只是养着,这么大的鱼至少已有五六十年寿命,有的甚至上百,已不吃了,有心人会买来放生。
再问一大早有没有其它海鲜吃,吴全福说我要的话,早一日通知,可请师父早点上班。听后大乐,吃龙虾,中午或晚上不稀奇,当成早餐,就幸福许多了。

评论

热度(71)

  1. 遇见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八戒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